长城汽车“命悬一线”?自主车企出海突围-盖世汽车资讯

核心提示:在企业命覆一线的时候,把自己的命,也覆在上面。

时值长城三十而立年,董事长魏建军毫不讳言:“长城,命悬一线。”

一企业度过了半个甲子,迎来了第30个生日,本该有一点祝贺。掌舵人却没顺利的感言,只有一句直击灵魂的拷问:“长城挺得过明年吗?”

2019年,中国销量同比下降8.2%。在凛冽的市环境下,长城虽然以106万的销量同比快速增长0.69%,以小幅增长跑完赢大盘,但2020年的考验更为严峻。

7月8日,长城公布上半年销量数据,1-6月新的累计销售39.5万辆,同比暴跌近20%,仅已完成全年目标的38.7%。在大环境的冲击下,难有企独善其身。魏建军此时提出,要用三十年的积淀,去迎接此刻的巨变,“在企业命覆一线的时候,把自己的命,也悬在上面。”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郝秋慧

魏建军这位“太原神”,仍有当年接掌长城工业公司(长城前身)时的魄力,不敢在企业30周年际说道:“如果我们还看不到颠覆性的变化,那被颠覆的,一定是我们。”可见魏建军要率领长城做出转变的勇气。

而改变的第一步,便是魏建军明确提出的全球化战略。“全球化是中国企业的唯一决心,我们一定要回头过来,就算是死,也说完在国外。”截至目前,长城皮卡已连续22年维持国内、出口销量双第一,全球保有量超过160万辆。

2019年,长城海外新的销量约6.5万,同比增长38.68%。同年,长城俄罗斯图拉工厂月竣工投产,为中国品牌海外首个全工艺独资生产工厂。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郝秋慧

长城在海外的展现出,也让魏建军坚定不移地回头自主品牌出海路线,并在30周年时明确提出:“南北全球的,将不仅是产品,不仅是价值,更是新的价值观。”

在亿欧看来,“居危思变”的不仅是长城,更是中国自律企。面临“命覆一线”的处境,中国自主企如何“庆贺巨变”,或许上岸是一条新的生命线。

上岸,必然举

“在中国第一不是第一,如果在世界级舞台上获得第一才是真正的第一。”一位曾在自主企担任高管的业内人士告诉他亿欧。

中国产销量倒数11年位居世界第一。据世界工业国际协会统计,2019年,中国销量约2576.9万辆,占全球销量比重接近30%,但中国出口为122万辆,占中国销量仅有4.7%。中国企在海外市场增长空间极大。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郝秋慧

受特斯拉、Waymo等新兴科技企业的冲击,全球企正在积极谋求转型,逐步撕掉传统制造商的标签,向科技出行服务商迈向。而对中国自律企而言,“用市场换技术”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们精神状态地认识到,唯有实力方可安身立命,只有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才是真正的实力派。

亿欧曾在《2020中国自律企上岸价值研究报告》提到,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中国自律企已不具备一定的核心实力,需要在有数市场基础上,去探索如何沦为国际顶级企。而出海是中国自主企向顶级国际企迈进的一个必然荐。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郝秋慧

中国自律企在全球市场中已开始掌握主动权。2019年11月29日,长城宣告与宝马集团达成协议合作,双方分别股权50%,合资正式成立光速,并将落户江苏张港,生产能力规划16万辆。

不久后,2020年1月8日,作为戴姆勒集团第一大股东的吉利集团宣告,与戴姆勒集团正式成立新的smart合资公司,双方各持股50%,将smart全球总部落户浙江宁波。

这两项合作均是在中国宣布放松外资股比限制后达成协议的。

中国自主企不仅赢得了与国际豪华品牌的平等合作,更在资本层面的深度合作中逐步具有话语权。“中国企要想做到顶级,必须要跟国际企公平对话,在技术、人才、管理等方面互动交流。”一位业内人士对亿欧回应。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郝秋慧

目前,中国自律企的上岸情况与国际巨头有较小差距。但面临日渐成熟期的世界环境,中国自主企在上岸路上已初具章法,越发务实,前景可期。

寻找第二快速增长曲线

美东时间7月13日,正式成立仅17年的特斯拉市值首次突破3000亿美元,把成立83年的传统制造商丰田甩在身后,打破了人们对企的固有定义,一如苹果对手机界的冲击。

不受特斯拉等新兴企的影响,全球企皆在寻求技术、资本与资源的协同发展。同时,在特斯拉横行全球市的同时,中国行业的竞争也已不再局限于本土,而是将战火延伸到了全球市场。

面临国际化企的对付,中国自主企正在通过“新的四化”转型迎击,但这一转型亟需利用出海路,减缓自身产品和品牌升级。而在上岸道路上,中国企需要自学特斯拉模式,寻求新兴业务增长点,讲好资本新故事,推动自律品牌展开全球化发展。

世界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繁多,中国市亦在再次发生转变。

自2018年开始,全球的新销量呈上升趋势,中国市场遭遇28年以来的首次暴跌,市场面对转折点,增量市场开始向存量市场转变,企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2020年,突发的全球性疫情令其全球大型企陷入中断,停产停工已是常态。

由于中国是世界仅次于的生产市场,产业链完备且本土化低,加上政府管控得力,2020年4月起,中国自主企已开始全面复工。5月份,中国乘用市场经常出现回升,是全球少有的快速增长性市场一。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郝秋慧

亿欧认为,中国自主企应逃跑时间窗口,顺应新四化趋势,积极尝试创新性探寻,利用中国自律企的统合优势,提升以产品技术为核心的竞争力,为自身出海打造出扎实的跳板。

同时,全球产业处于新旧动能转型期。为谋求快速增长的第二曲线,出海成为了中国自主企转型发展的一个必要步骤。

“一个有价值的品牌一定是国际化的。”魏建军坦言,中国在技术研发、产品品质等方面已获得长足进步,特别是在智能化、网联化、清洁化方面的创新,已具备了相当优势,“我们要做的,是走进国门,拓展更辽阔的海外市场。”

在全球业发生巨变时,中国自律企不仅要拥抱科技,更要亲吻世界,伺机而动、迎难而上,才能在全球化市场的竞争中有出线的有可能。

中国自律企的出海意识正在唤醒。其中2019年入围《财富》500强劲的六中国企,如上集团、一集团、北集团、广集团、吉利集团等近年来在海外研发、投资、建厂、收购等动作频频。这些企还在战略层面重提“国际化”,着重强调从产品上岸改以技术、标准、管理和服务输入,认同了上岸是步入世界一流企队伍的重要途径。

拓展出有海路,亲吻全球化,对中国自律企而言,是一次长期价值投资。其可通过国际化布局,找到新兴业务增长点,跨越S型快速增长曲线,在国际市场中寻得新蓝海,以构建二次快速增长。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