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上躺着10亿美元,理想汽车疫情下申请IPO为哪般?-盖世汽车资讯

核心提醒:“既然决定赴美国IPO,早上市总好于晚上市。”

核心观点:

1、对于中国造新势力来说,当下仍然是一个较好的上市时机;

2、新能源市场的未来依然可期;

3、特斯拉造就下,智能电动涉及企业得到二级市场看好;

4、中国造新势力头部企业已经突显,投资机会基本明朗

第二在美股提交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人的中国造新势力诞生了。 

7月11日,理想月向美国证监会递交IPO文件,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文件表明,理想将至多筹措1亿美元,股票代码“LI”。承销商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中金等著名机构。

招股书文件显示,理想创始人、董事长李想为最大股东,持有约3.56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5.1%,享有70.3%的投票权;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为23.5%,拥有9.3%的投票权。

2020年第一季度,理想营收8.52亿元(约1.2亿美元),净亏损9148.6万元,现金流10.5亿元。截至今年6月,其旗下首款产品理想ONE的总计交付量超1万辆。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 程天琦)

除了理想,小鹏也在筹谋海外上市。

6月1日,据36氪报导,小鹏已向美股市场秘密提交IPO文件,计划融资5亿美元,整体上市时间预计在2020年7月到9月间。有消息人士表示,小鹏已聘请摩根大通、高盛等投行。 

在新能源市场竞争日益白热化背景下,融资能力和资源协同能力,正沦为造新势力能否从第一轮淘汰赛中胜出的关键一。 

另一方面,2020年的确困难。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市大幅下降,瑞幸造假损害了大量中国概念股,为造新势力的IPO掩盖了一层阴影。

在提交IPO申请前,理想总计融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截止3月31的财报显示,理想享有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8亿美元。再加7月1日已完成的D轮5.5亿美金融资,公司目前享有超过10亿美金现金储备

在2020年这个特殊时期,理想是在并不没钱的情况下自由选择了IPO。这样的时间自由选择究竟是正确还是错误?亿欧指出:正确。

细分市场可期

2019年,中国新能源市场经常出现近十年来首次暴跌。

不容乐观的情况沿袭到了2020年。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新能源销量继续下滑,跌幅还在持续不断扩大。

2020第二季度开始,随着疫情的缓解,中国市也有所转好。但在整体市和乘用市场先后结束20多个月以上的连跌后,新能源市场依然处于同比两位数的下跌态势,其6月跌幅甚至超过30%。

即便如此,中国新能源市场的未来仍然十分值得期望。

全国乘用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预计,2020年7月开始的下半年,中国新能源市的月均增速将维持正增长

2019年6月底,中国新能源补贴政策大幅退坡,导致电动大量市场需求被提前释放,引起了此后一年市场的持续下跌。而这一年间的销量低基数,也给了2020年下半年市重回增长道路的机会。

即便补贴退坡,但国对新能源产业的支持力度并未因此而弱化。今年3月,中国已将充换电等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不属于“新的基础设施”领域,推进充电难的问题的解决问题速度。

6月,宁德时代宣布已研发出有一种可持续用于16年、行经里程约200万公里的动力电池。而国的引领出厂标准为15年或60万公里。这意味著,新能源的残值问题也有望获得解决。

无论是从市场本身,还是从上下游角度来看,中国新能源市场的未来仍然可期。

即便外部环境不佳,但对市场的长期寄予厚望,促使建新势力们敢于在这种情况下IPO。毕竟,他们登岸二级市场并不是为了赚到快钱。

特斯拉“光环”加持

2019年下半年开始,自带“光环”的特斯拉股价不断迎来新的突破,该公司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市值最低的制造商。在特斯拉不断被追捧的同时,智能电动相关企业也开始被资本市场看好。

2019年,大众集团、丰田公司年销量均多达1000万辆。全球前十的企中,没一销量在200万辆以下。作为对比,造新势力“鼻祖”特斯拉的同期销量严重不足40万辆,中国新势力头牌蔚来的销量更是仅有2万辆。

被疫情阴影笼罩的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全球销量依然维持同比正增长。而同期,全球前十的传统企销量跌幅却均在两位数以上。

销量不断向上的同时,特斯拉市值也持续走高。今年6月中旬,特斯拉市值打破丰田,沦为全球市值第一高企,并与后者不断拉大市值差距

(特斯拉Model3/特斯拉官方)

截至7月10日收盘,特斯拉市值超过2863亿美元,比名列其后的丰田(市值1728亿美元)和大众(市值833亿美元)特一起还要低。在特斯拉的带动下,整个智能电动市场都“火”了一起。

此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曾回应:“随着智能水平提高,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交互界面,和用户的‘衣、取食、住、行’产生更多关联。用户在乎的是体验,就像我们用了iphone,触屏带来了‘回不去’的体验。”

智能化是对空间的革命性转变,为“智能”的未来产生减少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2020年进年至今,中国造新势力第一股蔚来的市值已经增长了220%。截至7月8日收盘,上半年仅交付给1.4万辆的蔚来,其市值达到152亿美元,多达甚广集团、长城、长安等年销量百万级的中国企巨头。

这意味著,美国股市对于特斯拉、蔚来这类智能电动企业的认可和看好。另一个典型企业是美国电动卡初创企业Nikola,即便目前没有推出任何新的,但这企的市值依然高达195亿美元。其市值甚至曾因概念的发布一度打破老牌企福特。

与上述企业相近,同样定坐落于智能电动制造商,理想和小鹏已经在市场上取得一定的认可度,很有可能受到美国二级市场的欢迎。

更何况,理想和小鹏面向的是特斯拉、蔚来们并未染指的市场:前者入局的是插电式混合动力市场,后者则面向对价格稍微脆弱的极客消费者。

没有竞品带给的压力,这两企业未来的股市行情有一点期待。

头部效应凸显

另一大受到影响便是,中国造新势力的发展态势已逐渐明晰。

2015年起,中国大批造新势力崛起。5年间,宣称建的企业数以百计。但随着资本市场和市场逐渐进入寒冬,泡沫最终南北幻灭。 

今年上半年,拜腾、赛麟、博郡、前途等多造新势力被曝资金链脱落,遭遇员工讨薪、央媒点名。

电人联合会秘书长马前程表示:“新造企业出现问题实际在预期当中,不可能每都能走出来,最终能走下来的企业可能最多三。”恪守相同理念的人不在少数,美团点评董事长王兴、蔚来董事长李斌等人都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

虽然数字不一定准确,但仅个别企业存活的理论确实是被行业所接纳的。

目前,需要存活下来的企业也已基本明确。截至目前,中国仍存活着的造新势力大约40余,但有销量可考的不过8。

蔚来、小鹏、理想、威马旗下产品均已挤身中国新能源市场主流行列,并与其他对手拉开了一定差距。在月销量平稳在千辆上的同时,得益于强劲的“朋友圈”,这些企业的品牌力和曝光度也持续向上。

(制表人/亿欧商业分析员 程天琦)

资本寒冬下,各行各业的两极分化现象都将越来越显著,各类资源将之后向头部企业集中。这也让这些已经确定头部地位的企业,未来发展机会变得更大,减少了投资者的忧虑。

对于多数投资人来说,已经有企业脱颖而出,为何还要赌那些落后者呢?资本不再摇摆不定,质疑声逐渐变低,这也沦为这类企业登陆二级市场的重要受到影响。

尾声:IPO无法逆天改命

“既然要求赴美IPO,早上市总好于晚上市,”佐誉资本执行董事赵海扬帆对亿欧回应,“市低迷仍将持续,资本寒冬也会就此结束,越早上市越不利守住资源。而这种资源并不仅限于资本层面。”

对于建新势力而言,当下进行IPO的确称得上上一个还不俗的时机。即便顺利上市,也无法掉以轻心,瑞幸就是前鉴。

相对于传统主机厂,造新势力只有1~2款型,自身造血能力依旧脆弱,资金仍主要依靠外部力量,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

降本增效、提高市场占有率和用户口碑,仍然是造新势力们当下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论是企业自身,还是观察者或投资者,都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登岸二级市场只是证明自我、锦上添花的事情,而不应确信其能雪中送炭、逆天改命

距离真正“成功”,建新势力还有很长的路要回头。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