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麟汽车“生死局”

原标题:赛麟汽车“生死局”

文 | 电动工会 金不换

2019年7月20日,一场声势浩大的品牌发布会在鸟巢举办,好莱坞巨星杰森·斯坦森、著名音乐人吴亦凡倾情助阵,群星闪亮,气势恢宏。

这场斥资过亿的发布会的主角是名不见经传的赛麟汽车。

赛麟汽车何许人也?在那场品牌发布会之前或许没有几个人能道出个一二三来。从这个方面来说,那场品牌发布会在营销造势方面显然获得了胜利。

发布会上,初出茅庐的赛麟释放出了“中国智造,行销全球”的豪言状语,一口气公布了迈迈和迈克两款电动汽车,誓言要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干一场。

然而,从“亿元发布会”到现在9个月的时间,赛麟便“人间蒸发”了,除了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再无任何大动作。

截至目前,赛麟迈迈的全国销量特起来也不超过两位数,努迈天猫分店在去年双十一上线之后将近两个月也悄然“关门”。

今年前两个月,赛麟迈迈全国新车上险量只有1辆,体验店里的产品也无人问津。

几天前,赛麟汽车又发布了一道“全员降薪令”,内中危机暴露无遗。

降薪令涉及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萨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赛麟汽车销售服务(江苏)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迈卡智能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及赛麟汽车有限公司总共6家企业的员工。

根据降薪令中关于“最低工资”的描述,以及上海、江苏如皋、北京三地最低工资分别为2480元、1830元以及2200元展开计算,疫情期间赛麟的上海员工每月最多到手2480元,江苏如皋员工每月到手1464元,而北京员工每月到手1540元。

这样的工资在北京、上海是无法生存的,降薪令其收到之后,辞职和裁员基本是大概率事件。

鸟巢发布会让其一夜成名,但是和诸多造车新势力一样,除了要面对资金和交付给的考验,赛麟汽车还要解决问题“我的车子卖给谁”的问题。

据一位赛麟内部员工透露,在所有车企抓复产的当下,赛麟设在江苏如皋的工厂依旧正处于停工状态。

这也并不怪异,车子没人卖,开工有什么意义?从开售仅两个月就“关门”的努努天猫旗舰店,就已经暴露赛麟卖车难的窘境。归根结底,还是产品定位经常出现了问题。

作为定位A0级的纯电动微型车,努迈与赛麟汽车品牌高性能超跑调性完全不同。从价位和续航两个指标来看,迈迈续航里程为305km,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5.88万~16.88万元;北汽新能源Lite R300的续航里程为300km,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1.08万~12.68万元;欧拉R1两个版本续航里程分别为301km和351km,补贴后售价区间为6.98万~7.98万元。

相比较而言,迈努在价格上毫无优势。

而迈迈所在的A0级市场前景也并不悲观。2019年,A0级细分市场销量同比下滑超27.%。此时入局,迈迈面对的市场压力不言而喻。

因为迈迈的高定价和目前的预售成绩,赛麟汽车的开局可以用惨不忍睹来概括。如今,售价16万元的赛麟迈迈在北京市场上,开始以3万元甩卖。

上述赛麟员工称之为,位于北京的赛麟汽车有限公司以及迈卡智能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针对员工设定了极其不合理的KPI,即拒绝两家公司的所有员工——还包括媒介、政府公关、行业研究、运营、文案等非销售部门的员工在内,共同承担6月前在北京市场卖掉30台迈迈的销售任务。

有的员工甚至开始在朋友亲戚中推销迈迈——“那种感觉就像买保险的,先从亲戚朋友杀掉,所以你现在明白为啥16万的车3万甩卖了吧?如果依旧卖16万,估算一台都卖不出去……” 上述赛麟员工如是说。

具体的购买方式是,先期缴纳11.8万的购车款,然后以3年每月返还2000多元的方式展开返款,这么折算下来迈迈最终实际到手价只有3万多元。但以赛麟的现状来看,能不能做在未来3年倒数每月返款就不好说了。

以上种种,或许正在印证此前业界对赛麟的质疑,它真的是在“造车”吗?

从目前的形式看,高调造势的赛麟始终都在急于已完成一个目标,那就是上市。既然最终目标是上市,那么必然会在很早进行布局,对于在汽车领域有着丰富履历以及丰富经验的投资人来说,赛麟汽车创始人王晓麟始终都在做到这样的尝试。

从最早投资汽车工业设计,到与仰融的汽车项目最终裂痕;从在鄂尔多斯成立乘积泰汽车有限公司,到长沙金洲计划建设汽车生产基地的失利,尽管经历的多次告终,但王晓麟从未停止造车,终于在2009年与马克利夫共同创办了GTA公司,为后来收购赛麟品牌进入国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6年,王晓麟等到了机会。这一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氢经济示范城市”项目落户如皋。在氢能发展上,其实国内几无成功经验可借鉴,如皋氢能小镇也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于是,王晓麟带着将国外超跑引入国内的思维,给如皋政府“画大饼,放卫星”,经过一番游说后,如皋市政府与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多家国外公司合资组建可江苏赛麟公司,注册资本100亿元。

其中,南通嘉禾是国企江苏皋开投资发展集团全资子公司,持股33.42%,为第一大股东,另外4个外方股东以无形资产出资。

名为引进外资,实际上只有国企出资,项目总投资178亿元人民币,第一期60亿元。

在项目初期,赛麟就获得了40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虽然这笔金额并不大,但对于初入国内的造车新势力的赛麟来说,进度还是非常快的。

根据资料显示,赛麟汽车项目是南通市迄今为止单体总投资最大的装备制造业项目,178亿元的投资已被列入江苏省“十三五规划”重点项目。

王晓麟向如皋市政府允诺,工厂全部建成后,赛麟将构建超过40万辆高性能整车的年产能,年产值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就这样,赛麟汽车和如皋绑在了一起,不得不说道王晓麟的这一步非常精准、高效。

王晓麟

2017年2月,江苏赛麟工厂开建,一期产能达22万辆,将生产城市电动小跑车迈迈、超跑系列赛麟S1、超跑型SUV赛麟·迈客,其中S1年规划生产能力约2万辆,其余生产能力均为SUV迈客和小跑车迈迈。

显然,如皋生产基地并不是赛麟S7和S1跑车的生产主力,这竟然赛麟汽车难逃“借鸡生蛋”之斥,借国有资本长成早先个“老年代步车”,这也就难怪市场有那么多声音批评其“空手套”。

而市场最终关心的还是赛麟的跑车到底能否生产得出来?

一方面赛麟江苏如皋生产基地按当地政府规划为新能源产业基地,致力于发展氢能产业,而赛麟汽车两款跑车S7和S1均为燃油车,而事实上国务院常务会议2016年10月就明确提出“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

另一方面则是机动车生产资质的问题,坊间流传其利用青年汽车已取得生产资质。只不过后者在去年8月申请人破产被拒。青年汽车就是那个号称“煮沸就能跑”的庞青年掌控的车企。

小编成在工信部去年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第307批)》公告中注意到,“同意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生产地址变更为‘金华市工业园区M-09地块,浙江省金华市婺城新区,江苏省如皋市城北街道雪袁线168号’”。

青年汽车位于如皋市城北街道雪袁线168号的工厂与赛麟汽车一期项目一墙之隔。小编就江苏赛麟是否用于青年汽车的资质向青年汽车方面求证时,对方亦含糊其辞。

但不得不说,赛麟汽车与青年汽车多有相似之处。

2008年青年汽车正式成立客车品牌青年莲花,成立之初,青年莲花便有意无意像向市场传递出有其与英国跑车品牌莲花跑车相关联的信息。但事实上,青年莲花和莲花跑车并没什么关系,与青年汽车合作的莲花工程,只是一家专门从事汽车设计和工程顾问的咨询公司。

2013年青年莲花被曝出资金链紧绷,拖欠员工工资;2014年青年莲花生产基地大规模停产,2016年申请破产整肃。

与青年汽车如出一辙,赛麟汽车本是美国一小众跑车改装品牌,并没有实际整车生产经验,2019年那场盛大的品牌发布会一炮走红,俨然一副“不差钱”的姿态。

但事实上在亮相鸟巢前半个月,江苏赛麟的4家外方股东集体向大股东南通嘉禾进行股权出质,此后7月8日,南通嘉禾以动产抵押借贷12亿元,这似乎也暗示着赛麟岌岌可危的资金链。

从目前形势看,赛麟上市的几率较小,而如皋市政府充钱则沦为其救命稻草,倘若如皋政府果断止损,赛麟将命悬一线。

对于国企是否遭遇“空手套”的质疑以及引进赛麟汽车项目的初衷,如皋市委常委、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作出了对此:“作为乡镇出身的国家级开发区,不仅缺少自然禀赋,城市很多能级也跟上,只有培植一个新产业,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按照江苏赛麟对外所称的,项目全部建成后每年将实现多达40万辆高性能整车的生产能力,年产值超过2000亿元,这对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夹住将是巨大的。”

当然,马金华也坦言,南通市委巡视组去年来巡查时也曾表示了担忧:这样的项目会会出有问题,投放不会会打水漂?

事实胜于雄辩,如果赛麟愿造车,那么留给他们的也不是什么难题,只需推出一款名副其实的跑车出来,所有批评也将不攻自破,若非如此,所有批评也将落下实锤。


睿智合创 睿智科技 睿智科技 睿智合创
推荐文章